• 書庫
  • 我的書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書迷樓
  • 排行
  • 您的位置:首頁>>游戲競技>>我不是在玩游戲>> 第436章 擂臺賽開始
    分享到:

    第436章 擂臺賽開始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回車) 下一頁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 www.65681575.com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Shumil.Com

        <content>

        《救贖》游戲原則上是并不鼓勵玩家pk的,但很顯然只要有人的地方,爭斗就必不可少,在網游所具有的社交元素之中,玩家之間沖突永遠都是不可回避的重要部分,甚至對于一部分玩家來說就是網游所最吸引人的地方。

        正因如此,《救贖》的游戲系統自然是沒法真的去對pk行為實施硬性禁止,不過作為《救贖》這款另類的“穿越”游戲的締造者,米拉為了不讓玩家們無限制地進行內斗,也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對于玩家的pk行為進行了一些限制,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對于pk點數的加算以及相關懲罰的設置。

        雖說如今在北大陸,由于秩序聯盟npc勢力的統治還沒有真正建立起來,甚至在新開拓的領地內很多時候事實上是由大大小小的玩家勢力進行自制,對于pk行為的處罰遠沒有在npc法制健全的南大陸和東大陸上那樣嚴格,但積累pk點數終究對于玩家們來說不是一件好事。因此除非是雙方真的有化不開的仇恨,否則玩家們會更加傾向于在系統允許的情況下進行pvp戰斗——也就是游戲中的對決系統。

        《救贖》中的對決系統設定還算比較豐富,不僅僅可以幫助玩家們有效地避免pk點數的積累,還能允許挑戰者和迎戰者雙方可以在對決系統承認自定義對決內容,包括對決人數,對決方式,勝利條件,附加道具以及實現buff限制之類的種種規則,甚至于就連公會戰這樣大規模的戰斗,也可以通過對決系統來規避pk點數,不過當然了,每個玩家提出和參與系統對決的頻率都是受限的,在參戰次數已經用光的情況下無論是挑戰還是迎戰都不會被系統接收,到了那一步要么就只能忍住自己的脾氣,要么就只能痛快地來一場pk然后背上pk點數開始一段時間的紅名之旅。

        星耀殿堂之前那次聯合帝國內牧天下的敵人們一同對牧天下公會精英團實施的伏擊戰斗,就是一次實打實的惡意pk,畢竟在那種場合下就算他們這邊提出要進行對決,牧天下精英團也不會傻到同意。不過這一次的擂臺賽,雙方卻是理所當然地選擇了通過對決系統來進行。

        畢竟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雙方無論私下里怎么明爭暗斗損招百出,表面上卻都還是帝國與聯邦各自的第一公會,考慮到聲譽影響,也考慮到擂臺賽的公正,借由對決系統來保證戰斗公平公正顯然是不二之選。而且這次現場觀戰玩家那么多,如果是非法pk的話一旦場上的高手們紅名,誰能保證對方公會又或者觀戰的玩家們中間不會有人趁機出手偷襲,一旦紅名狀態下掛掉,爆掉的裝備和經驗可都是一筆不小的損失。

        在一番討論之后,雙方最終制定好了這場擂臺賽的戰斗規則。雙方五對五,率先取得三勝的一方為勝者,對局是一對一的經典單挑模式,在技能使用和裝備上都沒有多余的限制,而在輔助限制方面,雙方在決斗期間最多只準使用一個消耗類道具,并且登臺戰斗時可以事先在身上施加一個任意buff效果。

        畢竟這次擂臺賽的起因,是為了解決雙方公會之間的矛盾爭議,因此這一個道具一個buff的決斗條件,也算是在雙方公會高手的個人實力之外,將公會實力底蘊也部分性地納入到了勝負影響因素之中。

        規則定下之后,星耀殿堂這邊原本還想要說幾句場面客套話,不過牧天下這邊或許是為了報復星耀殿堂之前那種裝逼式的出場,一點都不想要配合直接由牧云開口催促戰斗趕緊開始,這種強硬干脆的態度,也頓時讓在場很多一心只想要看熱鬧的玩家們叫起好來。

        對于牧云的不給面子,星河倒是顯得很大度——至少無論如何他始終都是微笑著的——因而從善如流地宣布了擂臺賽開始。很快,雙方的第一站人選就站在了事先設定好的系統決斗場地上,星耀殿堂一側是一位在聯邦內成名已久的頂級長弓手,而牧天下一側則是牧天下的副會長之一,被稱為戰神的狂戰士蘇打啤酒。

        像是這種限定場地的對決,最吃虧的職業莫過于長弓游俠和機關弩師兩種職業,畢竟這兩種職業的真正戰力都需要一定的空間和時間才能完全展現出來,而并不適合這種限定場地范圍的接近戰。除非是技術高超又或者技能裝備等硬實力方面妥妥地高過對手(比如洛可可),否則在這樣的戰斗中這兩種職業的玩家吃虧是必然的。

        很遺憾,星耀殿堂方面第一戰出場的這位長弓游俠,顯然就并沒有能夠達到洛可可那樣的水準。雖然一開始這位長弓游俠也展現了相當驚人的弓手職業近距離風箏以及近戰走位技巧,但很快,戰況就完全被蘇打啤酒所掌控住。這位戰法狂暴的狂戰士即使是在強手如云的牧天下公會內也能坐穩第一狂戰士的寶座并有“戰神”之稱,其實力自然不是吹出來的。雖然最后星耀殿堂側的長弓游俠利用特殊的元素天賦技能曾經打了一波漂亮的反制連擊,讓星河等人一瞬間看到了反敗為勝的希望,但最終還是被蘇打啤酒利用自己的s級傳承大招給無情地鎮壓了下去,最終一刀被擊殺在擂臺上。

        由于事先雙方已經約定好這次擂臺是用來解決公會恩怨而不是私怨,因此雙方在參戰者被擊殺之后的復活懲罰上留有一手,并不會讓戰敗者像一般死亡那樣復活之后掉落大量經驗。不過無論如何,在如此多的觀眾面前被對手毫無懸念地擊殺,顯然這也是給星耀殿堂方的那位長弓游俠高手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陰影。將自己這名手下下場時那陰郁中帶著茫然的神情,星河表面上仍舊是一副微笑的樣子甚至還親自上前開口安慰,但心里卻是已經把對方從值得重點培養的王牌劃做了普通的會內核心高手的檔次。

        很快,在觀眾們還在回味著第一戰的精彩,尤其是牧天下戰神那名不虛傳的強悍實力的時候,雙方的第二戰正式拉開帷幕。這一次,牧天下派出了一名劍客職業的高手,而星耀殿堂這邊,則是由一名言靈咒師出戰。

        言靈咒師雖然也是遠程后排職業,就職業特性成長來說比長弓游俠還要脆皮短腿,但在反應操作水平大致相同的情況下,言靈咒師卻是要比長弓游俠更加適應這種限制場地的pvp戰斗。

        而且要說起來,言靈咒師打劍客,也確實頗有點職業克制的意思。劍客職業最大的優勢就是靈動飄逸,技能多變適應能力強,然而言靈咒師別的不說,光是控制類和減速類的技能就有一大把。而星耀殿堂這邊的言靈咒師又顯然是個高手,從一開場,他就利用各種控制減速類的詛咒技能和言靈技能,讓牧天下的劍客沒有能夠“飄”得起來。

        劍客失去了靈活與速度,就如同是折損了一只臂膀。盡管牧天下的這位劍客高手設法利用消耗品和自己的傳承技能幾次驅除負面狀態和定身想要重新找回戰斗節奏,但最終還是被得理不饒人的星耀殿堂言靈咒師同樣利用他的傳承技能和元素天賦技能見招拆招地給限制住。最終,在言靈咒師那行云流水的脆皮法師專屬的pk技巧之下,牧天下側的劍客很是憋屈地倒在了擂臺上,而雙方的大比分,也被扳成了一比一平。

        第三場,星耀殿堂一方派出了他們的最強刺客,而牧天下這邊的出戰者,則是在戰前還在精英團內被無畏鐵心與墨蘭各種欺壓的煉金術士少年小望。

        這次的五對五擂臺賽,雙方事先都并不知道對方的出戰者是何人。正因如此,在第三場的對戰雙方亮相之后,頓時就引起了場面上一片喧囂之聲。

        第一戰的長弓對狂戰,長弓輸在了職業特性,而并沒有什么職業相克之說;而第二戰,雖然言靈咒師可以說是對劍客職業天然克制,但實際上所謂的優勢也并沒有那么大。不過這一次的對決,可就是真正所有人都公認的職業克制了,煉金術士在一對一單挑中遇上刺客,在絕大多數情況下這基本上就是遇上了天敵的感覺。

        絕大多數的觀眾都在為小望感到惋惜,就連牧天下內部的很多人也都是臉色有些難看,顯然是不太看好小望。畢竟對手的那位星耀殿堂公會的刺客玩家,也算是目前在聯邦側的第一刺客高手。盛名之下無虛士,那人的實力通過過往的戰績以及論壇上的一些視頻他們也都是有所了解的,雖然肯定比不上他們這邊的會長牧云,但也絕對不容小覷,在牧天下公會內部,除了牧云之外其他的所有刺客高手們也沒有人敢說能穩贏他。

        就這樣,在眾人的不看好之中,煉金術士小望與星耀殿堂首席刺客的第三場對決就此開始。然而其結局,卻是令所有人都感到吃驚。

        一番驚心動魄的激戰,最終竟然是職業劣勢的小望憑借著豪賭式的布局算計,成功地在關鍵時刻陰了星耀殿堂的首席刺客一手,在對方以為勝局已定的時候猛然間拋出了自己的勝負手,最終絲血極限反殺了對方,緊接著自己也倒在了對方的毒buff之下。

        外人視角,兩方看起來完全就是同歸于盡,也多虧了系統的決斗模式之下有十分細膩的細節記錄以及場景回溯功能,經過兩次擂臺上系統公屏的回放,在場眾人才真正地確定,這一場是由小望極限勝出。

        二比一,三局過后,牧天下率先拿到了決勝點。</content>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www.65681575.com)

    《我不是在玩游戲》章節( 第436章 擂臺賽開始)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我不是在玩游戲讓更多書迷知道。
    海南飞鱼玩法